免費發布信息

          中國環保過濾行業電子商務信息平臺

          微信號:guolvfenli

          DESTOON B2B網站管理系統 - 微信二維碼小圖

          關注微信

          DESTOON B2B網站管理系統 - 微信二維碼

          掃一掃關注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企業快訊 » 水處理 » 正文

          柳州全城備戰鎘污染:市民搶購飲用水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2-02-01   來源:法治周末   瀏覽次數:692
          核心提示:一家礦業公司泄漏含重金屬污染物約20噸。這起罕見的污染事件令廣西柳江的主要支流龍河遭受污染,進而威脅柳江重鎮柳州市居民的飲用水水源,一場跨越春節的全程阻擊戰由此開打
                 柳州并不是這次舉國關注的鎘污染事件的源頭,雖然它是2012開春之月這起重大新聞事件的中心。

          過完春節七天長假回來的人們打開電視、報紙,有些感慨地發現在中國南部一個叫做柳州的中等城市,150萬人過了一個很不一樣的春節---飲水河流柳江受到上游鎘污染。

          對在這里土生土長的市民黃秀貞(化名)來說,此時的柳州似乎成了一個謎,對飲用水安全擔驚受怕的念頭來回在她腦子里翻騰,當拜年的電話一個接一個地打過來的時候,她總是友善地說上那句不知重復了多少遍的話:“接點水吧,存多一點。”

          龍城柳州,在龍年的開春之際,并沒有碰上好運氣。

          跨年阻擊鎘污染

          這是廣西最寒冷的時節,雨像春季那樣下個不停,印象中柳州人很久沒見到太陽了,人們忙著籌備過年,包粽子、炸扣肉、置辦年貨。忙碌的龍城人沒有想到,距離柳州一百多公里外的宜州,一場四天之前發現的危險,正在悄悄地逼近。

          這天,一條不起眼的短消息出現在柳州最熱銷的都市報上,細心的人們發現,后來被當作新聞鋪天蓋地的出現在全國媒體上的許多報道,在這條小消息中都已涉及。

          消息稱,從河池流進柳州市的龍江河水受到輕微污染,但市區柳江河的飲用水“還是安全的”,環保部門檢測柳江河的水質鎘含量沒有超標。

          晚上,黃秀貞接到一個電話,一位據稱聽到環保局內部消息的朋友告訴她,受污染水源還有三個小時到達柳州,讓她趕緊儲備用水。她還想細細問下到底出了什么事,到底要儲備多久的用水,對方只說了句越多越好,就匆匆掛了電話。

          在把家里所有能騰空出來的容器裝滿水后,黃秀貞開始給自己的朋友打電話,把這個重大的“內部消息”跟朋友分享,對方總是問怎么回事,她也匆匆地說,趕緊接水吧,我還有幾個電話要打呢。

          事后人們得知,在大家相互傳遞各種消息時共同打探的那個謎底,并不存在于這個城市。

          1月15日,距離柳州一百多公里的宜州市拉浪水電站內,養魚者發現網箱內的魚接二連三地死掉,宜州市環保部門調查檢測后發現,龍江河拉浪碼頭段前200米水質重金屬鎘含量超標。

          1月18日凌晨3時30分,下游的柳州市接到河池市發送的傳真函,被告知上游發生重金屬污染事件,龍江河水質受到鎘污染。受污染的水團可能將于同日10時到達柳州。

          龍江是柳江的上游支流之一,發源于貴州省荔波,在柳州市下轄的柳城縣與同樣發源于貴州的融江匯合而成柳江。柳江是整個柳州市工農業和生活用水的主要來源,在市區內的總長度是130千米。

          18日剛上班,河池的傳真通告就開始向上匯報,9點多柳州市環保局派出的監測人員已經在趕往三岔斷面的路上。

          現在回憶起來,柳州市環保局副局長龔繼冬仍覺得“反應迅速”,當日11點已獲得第一次監測數據,彼時三岔斷面的龍江水還并未超標,也正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監測人員開始駐守上游各點,每兩個小時監測一次水質。

          柳州方面一直為自己的反應速度頗為自豪,多日后法治周末記者在柳州市應急指揮中心采訪時,輪班的工作人員仍然驕傲地說,當時上游通知受污染時,只是一句話,沒有任何的檢測數據,我們自己設點監測,根據定時監測數據對事態的發展作出預期,評定事件級別,最終確定整個應對策略。

          20日上午,柳州市處置龍江河突發環境事件應急指揮部成立。指揮小組成員除了主要的市領導和部門負責人外,還包括了柳州移動、聯通和電信的老總。

          22日,除夕,龍城市民在鞭炮聲和連綿的細雨中迎來了一年最大的一頓團圓年夜飯。應急指揮中心里,龔繼冬和身邊堅守的幾個人,盯著屏幕上的水站實時監控畫面,聊著隨污染團的來去而不斷變化的鎘含量數據,吃著剛剛從超市里買回來的泡面,過了一夜。

          阻擊上游的鎘污染可能是持久戰龔繼冬倒是有所準備,沒有準備的是泡面居然一直吃到年初三。

          柳州市民搶購瓶裝水

          因為家里來了客人,韋杰到附近的超市買飲料,他吃驚地發現,旁邊擺放瓶裝水的貨架上居然空空如也,排隊結賬時,前前后后幾乎都是買水的,超市門口的一位大媽正在打電話叫家人來幫忙運水,她的身邊,堆著五箱礦泉水。

          回到家里,韋杰把這一奇觀當成笑話告訴父母,父母想了半天,記起似乎聽過上游水源污染柳江的事情,開始不安起來,最終決定讓韋杰也去超市搬一箱水回來,以策萬全。

          再次來到超市的韋杰聽到超市收銀員正跟顧客解釋,目前超市的箱裝礦泉水已經賣完,要購買可次日上午再來,近幾日每天超市都有半車的瓶裝水進貨。韋杰稍稍放了點心,回去了。

          柳州的大型超市南城北貨并沒有遭遇這樣的尷尬。大年初二時,南城北貨柳石路店店長李永明接到了市商務局的電話,告訴他要做好儲備,保證瓶裝水的正常供應。

          南城北貨于是開始從南寧和桂林調水,李永明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初三初四兩天,超市瓶裝水的銷量比平常翻了十倍,瓶裝水銷量的大幅提升一直從25日持續到29日,市民瘋狂購水的勢頭才緩和下來。

          這一天的中午,柳州市委宣傳部官方微博“我愛柳州”開始每隔幾小時發布一次最新水情,通報幾個監測點的鎘濃度監測數據。

          黃秀貞發現,最近兩天在路上與熟人見面,除了新年問好之外,最集中的話題就是談水情,家里買水了沒有,買了多少,哪個超市還有水,哪個超市已經斷貨了等。

          她心里總是暗暗慶幸,幸好知道得早,別人現在才到超市搶水,自己早就買了幾個大桶,在家儲夠了飲用水。

          接到朋友打過來的感謝電話她就挺高興,如果電話那頭的人說當時聽你話再多接點就好了,甚至直接說當時接了后來兩天看看沒什么動靜又把水倒了以免占地方時,她就會很生氣,氣呼呼地把朋友責備一通,然后再次好心地說,現在再接點吧,還來得及,最高峰還沒有到。

          很多市民不為所動,他們拒絕別人儲備用水的善意提醒時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一百多萬人的事呢,又不是你我一個人。”

          市民譚英初四晚上得到消息,初五初六柳州市將停水兩天,告訴她的人很斬釘截鐵,并讓她備好水后通知鄰居。

          長期不關注本地新聞、看電視也從不在當地頻道停留的譚英心里還暗暗納悶:大過年的,停水兩天,不能吧。

          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態,她接了一桶水,在次日發現消息完全不實后全部用來沖了廁所。

          如果看本地新聞,譚英當天應該能看到當天柳州市發布的緊急通知:龍江與融江匯合處下游3km處水體中鎘的濃度為0.0107毫克/升,超出國家標準1.14倍。請柳江露糖斷面以上河段沿岸企事業單位及村屯、社區居民,暫停取用該河段河水作為飲用水。解除危險接通知后方可取用。

          只是不知道這則官方消息是否反而加強她儲水的信心。

          水質恢復需時一個月

          這是假期結束后正式上班的第二天,對廣西鎘污染事件的新聞報道鋪天蓋地,柳州儼然已是事件的中心。

          一切隨著假期的結束迅速恢復正常。

          柳州啟動了日供水量3.5萬噸自來水的備用水源,將原柳鐵供水管網與柳州市生活用水管網對接,自來水公司也明確表示只要鎘濃度控制在超標2倍之內,都有能力通過技術處理使其達標。

          市民聽到廣西自治區副主席的豪言壯語“哪怕動用全世界力量也要保證水質達標”,市長也保證“絕不向市民供應一滴不達標水”。柳州市的五個電視頻道24小時在屏幕下方滾動播放最新水情監測數據、告誡市民勿信非官方的停水信息以及物價局提示市民可舉報商家擅自上漲瓶裝水價格的電話。柳州當地號段的手機每天至少接到三次當天水情監測報告。

          上游的利好消息也不斷傳來,此前遲遲無法確定的污染源據稱已被截斷,涉嫌導致污染的廣西金河礦業股份有限公司的高層已被警方拘留,在柳江上游設立的五道防線已成功降解鎘濃度的60%。

          再到超市去問箱裝礦泉水擺放在哪里,好心的超市導購大姐就會勸說,怎么現在還買水,現在每天都公布數據,水達標了,不用買了。

          她坦言近幾天買水的人少了很多,超市也僅剩幾箱水了,但這兩天并沒有進貨。

          大規模的新聞報道澄清了各類小道消息傳播的流言,同時也引發了更多人對鎘污染事件的關注。

          即便是一名公務員,在長假后正式回到局里上班之前,覃永軒(化名)甚至都不知道柳州水源受到鎘污染的事情,一聽說,就已經很嚴重了,柳州已是全國的焦點。

          但是他并不擔心,局里給每人發了一箱瓶裝水,據說單位食堂的水也是經過再次處理的,吃食堂的飲食也無可擔憂,唯一讓他緊張的是現在出去外面喝早茶或者吃飯,他發現周邊的同事、朋友謹慎得嚇人,用水制作的菜一律不敢點。

          早前對事件完全不上心的市民受氛圍的影響,也開始熱乎起來,四處探聽消息,只是仍然未見行動,為表示自己的滿不在乎,他們常常對別人這樣自我安慰:“喝了這么久了,怕什么。”

          在事件的肇始地宜州,剛剛參加工作的警察鄭年(化名)也忙了很長一段時間,最近幾天他們的任務是查實用于投放到龍江中和鎘濃度的幾種主要物資的數量,據透露有商人借此事件發國難財,對中和鎘的石灰和氯化鋁造假。“現在投放下去的這些東西質量沒法查了,只能核實下數量。”

          這天仍守在洛東電站的鄭年,看著武警將一袋袋的中和物資往河里倒,悄悄地和同事議論,兩天前污染源不是截斷了嗎,怎么指標還高吶?

          來到柳州市政府新聞辦公室,法治周末記者觀察到,工作人員接待記者時并不從門邊的飲水機上取水,而是從旁邊的一個開水壺中倒水,工作人員自己用水也從水壺中取用,以示安全。

          這一天,政府大樓上的應急指揮中心大廳一如此前的忙碌,市政府辦公室、環保局、水利局、衛生局、水文局、住建局、公安局、市委宣傳部十多人在值班。從北京過來掛職的柳州市副市長董旭輝只要不開會,每隔二十分鐘就到大廳來一趟,看投影在墻上的大幅實時監控畫面,詢問各個站點監測數據。據說他今年春節沒有能夠回北京,只好將妻子接到柳州過年。

          從18日接到污染通知后天天耗在指揮中心的龔繼冬向法治周末記者透露,整個污染事件結束后,才是他的假期和節日,而據專家預測,柳江水質要恢復到原來的水平,大約需要一個月時間。

          ■事件回眸:

          1月15日,廣西宜州市龍江河拉浪水電站內群眾用網箱養的魚突然批量死亡。宜州市環保部門經過調查發現,死魚是由于龍江河宜州拉浪段鎘濃度嚴重超標引起。

          1月18日,廣西河池市通報發生金屬污染事件,龍江河水質受到鎘的污染。

          1月25日,廣西龍江河水質超標事件污染源已初步查明,污染源來自廣西金河礦業股份有限公司。

          1月26日,污染團進入龍江下游的柳江。

          1月29日,鎘污染已進入柳州水源保護地。

          1月30日,廣西方面通報,龍江河污染高峰值已從80倍降到25倍左右,同時已對涉嫌違法排污的7名相關責任人依法刑事拘留。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免責聲明:
          本網站部分內容來源于合作媒體、企業機構、網友提供和互聯網的公開資料等,僅供參考。本網站對站內所有資訊的內容、觀點保持中立,不對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如果有侵權等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時間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掃掃二維碼用手機關注本條新聞報道也可關注本站官方微信賬號:"guolvfenli",每日獲得互聯網最前沿資訊,熱點產品深度分析!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關于網站
          網站首頁
          網站留言
          RSS訂閱
          網站地圖
          幫助中心
          新手指南
          關于我們
          會員服務
          排名推廣
          廣告服務
          積分換禮
          網站留言
          聯系客服
          電話:18538103667
          QQ:275767147
          微信號:過濾分離
          郵箱:guolvfenli@126.com

          手機訪問

          關注公眾號

          豫ICP備09012498號?中國過濾分離網 CopyRight 2017 ?2009-2017 中國過濾分離網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estoon
          放荡娇妻肉交换视频